Eric有看法:规则是强势者为弱势者制定的准则

这个问题我思考了很久,也观察了好段时间。这两天也跟X谈起过我的看法。

红灯亮起来的时候,按照社会规则,我必须在线前等待,不能逾越,即使路上空无一人,不管有没监控摄像头。哥自认为是个社会好公民,虽然郭嘉没把咱当成什么公民,我还是遵规守纪地待在白线前等待绿灯亮起。然后社会的不守规则者就不是这样的。这要没有警察、没有监控,不影响自己安全和别人行驶安全的情况下,他就要闯了,而且闯得很坦然很自在。

试想,十字路口,空无一人。红灯,你闯不闯?没有警察、没有监控。我想文明的现代人,可能会认同不闯红灯。但是这却中了一个文明社会的圈套,你被现代社会的条条框框给限定住了,就像玻璃缸内的金鱼和动物园里的被驯化了的动物。社会道德、法律法规……犹如一道道铁栏杆,把我们和原始野蛮人分隔开,但同时,也把我们和快速前进分隔开。

首先,社会制度和法律就是强势者制定的,为的是保护自己的利益,同时兼顾维护他们利益的大多数人的共同利益。这样,弱势者们有了一个共同的游戏规则,红灯停,绿灯行。偷盗罪罚,抢劫重罪,抢银行那就罪大恶极……这些罪罚虽然考虑到社会影响及行为危害,但终究是因为触犯的利益团体逐渐升级,故罪行加等。曾经的反革命罪,恐怕说起来也是莫须有的,都不知道偷谁抢谁了,但肯定是得罪了当权者。然后人类社会就是这样,需要有个准则,用来规范大部分人。而这大部分人就是人类的底下阶层。如果按照人类进化的角度看,应该是属于被选择进化的人群对需要被淘汰的人群的规范管理。

而优秀的人群(被选中优胜的人类)是制定规则的人。他们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来看规则是否需要遵守,当红灯亮起时,因为有重要会议或重要的人、甚或就只是单纯不想浪费自己的宝贵时间而停留在白线前,他们可以冲过去。当然会付出200元的罚款,但是他们愿意,错估了这宝贵的等待时间,或许他们就会错过一个重要的机遇和时刻。为了安抚那些为他等红灯的普通人,他象征性的缴了罚款,而这又算什么呢?闯红灯是较轻的违法,更大的犯罪只是看代价是否值得他们去做。

还有部分优秀的人群,他们并不是制定规则的人。他们没钱也没权。但是他们总是勇于冒险,用于“破坏”规则。他们在没车没人的情况下,只要不被罚款,他们就会闯红灯。他们不愿意守候在毫无意义的白线前,也不愿意浪费自己的时间。骑个自行车,在空荡荡的街头闯个红灯怕什么,以前骑马的牛仔时代不都是要靠闯的吗?他们窥得制定规则的真缪之理,明白这是大部分的规则是需要和大部分人一起遵守,但善于运用社会规则的漏洞,自行其道,能获得更大的收益,他们乐于冒险,但不能承受直接面对制裁的结局。闯红灯如是,投机倒把走私避税更是,他们需精于制定规则之人才能游刃有余,否则只能束手就擒。但是历史会为部分不侵犯大部分人利益的勇士惋惜。曾经投机倒把被抓的人、为了延续后代偷生的人……这些人就属于我所谓的不是制定规则的优秀人群。比如如今的互联网,都是优秀的精英在做。在没有更优秀的人制定好游戏规则前,什么都要有所突破,要创新,在没束手前灰色地带就是座金山。而大部分人还在观望。少部分人就在筹谋着制定规则。在还没有明确的规则前,勇者胜。

那么大部分人,是需要遵守既定规则的。没有规则的时候,要么迷茫不前,要么轰然而上。

思路乱,也没具体去整理案例和论据,只是想到哪里键盘就敲到哪里,乱乱的一篇也算是今天的博文吧。有时间的时候,再讨论我现在关注的领域,互联网。其实我想引申到的话题就是现在的互联网领域,就是乱世出英雄的时代,谁是枭雄,谁又跟对了阵营参与逐鹿以分飨糜汤,Eric有看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黄躺躺 » Eric有看法:规则是强势者为弱势者制定的准则

赞 (0) 打赏

评论 0

觉得文章写得还行就打赏一下作者 :)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