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的事 酒中的事

昨晚做了个奇怪的梦。
梦里回到那倒塌的三间老房子,还是那土墙,还是木楼板。感觉联排的土楼像还很坚实,却又明明知道它终归要倒塌的命运。于是我劝他们要把这些东西搬到新的房子去,满书柜的书,里面没有灰尘。当年追星时候买的整箱的磁带、明星大头贴、海报…… 还有我初中买的全手动的相机、老妈的缝纫机(实际上缝纫机并不在这三间房里面)。梦里的一切都很清晰,但记忆却愈来愈模糊。很多事情已经遗忘了。

我觉得是这些年酒喝多了的缘故。也可能平时很少去回顾过往。
忙碌,忙忙碌碌。总想着还有这事那事都要去办,总要去想这周这月什么事情需要如何完成。
唯有三两故友相聚,聊的都是曾经的事。小时候的伙伴,总要过年才比较有机会团聚在一起,推杯换盏后,自己成了他人口中的自己,记忆也如硬盘被重写,中学时候的回忆还大抵如是,小学甚至更早前的事,很多已无法还原。每个人都在根据各自的发展,或多或少的会修正童年里模糊的记忆,以让记忆更符合现状。比如发达后的人,他的童年应该就不算是愚钝或者邋遢的形象,人们总是愿意提起和他之间的交情,一起玩过泥巴,一起掏过鸟窝,再不提欺负他瞧不起他总总。小伙伴一起喝酒总是开心的。往事须追忆,酒后开怀如儿时无羁无束。

但有几次,酒后异常清晰的又梦回童年。早已忘却的事情,在梦中重历。故人旧事。比较多的就是梦到爷爷和奶奶。梦中他们还很年轻,至少是中年那时候的模样,绝对不是清醒时候回忆他们的样子。清醒时回忆,他们都老态龙钟,虽不是步履蹒跚,却总是坐在老制的藤椅或躺在床上。梦中他们脸上并无多少皱纹,步态形姿还有爽朗笑声都是我尚在幼儿时才有的。清醒时总是不记得那时他们的样子,在梦里都看到了,形象清晰而且声音也很清楚。应该是大脑底层还有很多关于记忆的细胞或中枢只有达到某种条件状态,才能让我们以为忘切的过往重新回到记忆。当然梦里的行为和事情是经过大脑加工想象的,唯有人物如此鲜明确实是故人。

新交的朋友还有工作上的朋友没有共同的童年,酒后的话题大抵上现在、近期还有未来。总总不确定,加上对酒友过去缺乏认识产生的不安警惕,往往谨言慎行,难以尽欢。未来之事不可测,酒后讲大话,第二天往往羞于回忆,牛皮吹破使人只想忘记昨晚,甚至不敢看电话通话记录,酒后又给谁谁谁打了多少个电话。此类荒唐事,黄某愧汗不已,曾有几次也尽现洋态。曾经酒后飙英语(清醒时只有4级水平,也有飙港片里学的粤语)、曾经酒壮小黄胆无事生非、曾经深夜胡乱拨电话给他人……种种。

当然,喝酒终归是开心的时候比较多。能经常一起喝酒的人,大都相熟相识久了,话题多的好友。每每忆起往事,总能开怀大笑,或高谈阔论(吹牛皮)或引经据典(挖糗事),放松舒绪活血。喝酒兴高,看别人喝酒确是极其难受的。看他人高声谈,看他人唾沫飞,看他人残肉进了嘴,看他人酒气吐,吃个饭3小时还没结束,同一句话重复了十几遍……休欤罢欤,倒不如自个先醉。

快过年了,既期待与小伙伴们的相聚,又恐酒后的头疼难受。下次再写一篇酒后难受的日志。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黄躺躺 » 梦中的事 酒中的事

赞 (0) 打赏

评论 0

觉得文章写得还行就打赏一下作者 :)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