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日本政府如何干预媒体独立

东京——在3月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Yoshihide Suga)对我在主要的私营电视网络朝日电视台(TV Asahi)的一档节目上发表的评论表示关注。我当时宣布,在遭到首相办公室的“严厉抨击”后,我将不会再出现在该节目上。据《朝日新闻》(Asahi Shimbun)报道,菅义伟说,“我们将密切关注朝日电视台如何依照广播法处理此事。”这是在隐晦地威胁要吊销该台的执照。

4月17日,执政的自民党(Liberal Democratic Party)成立的一个特别委员会在该党总部召开了一次特别会议,并把朝日电视台和公共广电公司NHK的高管叫去讨论两档电视节目。自民党认为那两档节目对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领导的政府持批评态度。

我4月25日在地方台东京MX电视台(Tokyo MX TV)现身后,自民党的一名执委据说对一些记者表示,“我听说一家电视台让古贺茂名上了节目。我得说,这家电视台真有胆量。”

日本政府就是这样干预媒体独立的。出现这种情况,部分是因为长期影响日本媒体和政府之间关系的结构性特点。但在利用那些特点上,安倍政府一向特别强硬,而这个行业的重要成员则正在迅速对安倍政府的偏好进行妥协。

比如,朝日电视台没对菅义伟的恐吓进行反击,而是训斥了我批评政府的那档节目的制作人员。此外,那些电视台高管没有用广播法中的反干预条款拒绝自民党的问询,而是应声前往。

在日本,政府和记者之间的正式关系是通过一系列记者俱乐部来维持的。各省、各地方政府、各政党、各行业协会都有一个记者俱乐部。俱乐部的会员资格仅面向大型媒体公司的记者。通常,只有俱乐部会员才能获准参加新闻发布会,而且只有会员才能接触相关官员。作为赋予记者这种特权地位的回报,官员们想当然地认为,他们的机构或部门将得到正面报道。很多时候也的确如此。

另一个问题是,日本的媒体不是由一个独立机构进行监管的。比如,向电视台发放执照的正是政府自己,具体说就是总务省(Ministry of Internal Affairs and Communications),而执照又需要频繁续发。因此,电视台无时无刻不受到监督,害怕如果挑战政府,就会失去经营权。考虑到日本的议会制度,这意味着执政党本身对广播电视行业有很大的影响。

此外,在主要的媒体公司,管理和新闻业务实际上并未分离。一家公司的董事长或总裁常常会对新闻报道,乃至记者个人的行为进行微观管理。鲜有记者敢质疑这种干涉,原因是日本的用人制度:历史上,在知名媒体公司就职意味着可以一直享有安定的工作和高薪,直到退休。很多记者承认老板顺从政府,但渴望保护自己的事业的他们不愿批评政府。对公司的忠诚压倒了新闻独立方面的职业道德。

这个制度并不是新出现的。从二战以前开始,该制度就确立了。盟军在占领日本期间设立了一个独立的机构负责管理媒体,但1952年,该机构被日本的保守派撤销。近期,政府向媒体施压的情况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在安倍任内,主要媒体公司的高管或是与首相和政府高官出入高档餐厅,或是和他们打高尔夫。而且他们并不惧怕公众知道这些。

去年,在大选即将开始的11月,自民党向各大电视台发去了所谓的请求信,责令它们确保各自的报道“不会一边倒”,并给出了如何筛选报道的话题和采访的评论员的指示。该党在写给一家电视台的信中抱怨,该电视台的一档节目认为,安倍晋三的经济政策只有利于富人。实际上,从民意调查来看,很多日本人都支持这一观点。

在这样的环境下,媒体如何能监督政府?安倍政府对待记者的方式,堪比威权国家,没有体现出日本应有的自由民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黄躺躺 » 纽约时报:日本政府如何干预媒体独立

赞 (0) 打赏

评论 0

觉得文章写得还行就打赏一下作者 :)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